烦心时如何减压,影视剧里的咆哮做派已经过时了,韩剧《制作人》里的Cindy选择拿起笔涂鸦。最近是不是也常见人在朋友圈晒他们拿彩色铅笔涂好的线稿画?这种治愈减压方式,一夜之间便风行起来。

  据说,只要抱着涂色书描画,抑郁也好,负能量也罢,统统会被抛到九霄云外。看画中那些花草鸟兽,细细密密的线框被颜色填充,红了樱桃,绿了芭蕉,黑白图案便有了新的生命力,呈现出万花筒般的奇异景观。不是打翻调色板,也跟信手泼墨不同,这种涂色劳动到底有着高度的纪律性,对称、精密、有序,涂鸦人便有一种拿自己当大教堂或莫高窟画师的代入感,纷乱头绪就在此类劳动中回归了淡定。这恐怕是涂色书《秘密花园》畅销的秘密所在。

  这两年带来类似愉悦观感的电影,比如《布达佩斯大饭店》、动画片《海洋之歌》,无论画面构图或比例切割,还是色彩渲染,其实都有着类似的旧式手工艺人的匠心、繁复、绚丽。闯入其中,有似梦似真之感,常叫人瞪大双眼,开始一场视觉的奇幻漂流。画出彩虹,本来就是很多人孩童时代的一个梦,也是因为光影万花筒之魔力,众生才臣服于那面硕大无朋的银幕之下,仰面眯眼,让五彩斑斓映照脸上。

  中国影坛不乏视觉大师,比如张艺谋深谙色彩之道,电影《金陵十三钗》里教堂的彩色玻璃,如同璀璨的孔雀开屏,比他早年以大片色块来营造氛围情绪要精细许多。陈凯歌新片《道士下山》的画面也很考究,比如偷情后的林志玲转身离去,裹着蓝纱旗袍的身影婀娜;方的雕花窗,圆的月洞门,上有一排波浪式水蓝琉璃珠帘,浪头位置缀有一列粉色水晶,叮当剔透……把对仗工整的这幅画面截取下来,先褪为黑白二色,再递到观众面前,让他们尽情涂抹,是不是也会带来一种身心愉悦?

  接下来,也要期待《刺客聂隐娘》的表现。如今网上随处可见的设计师必备配色颜色名称,最早还是从侯孝贤御用编剧朱天文的小说中得见。那时她引用日本人所著中国色名综览,如同一份“色彩元素周期表”,光是绿色就多达数十种:嘉陵水绿、嫩荷绿、纺织娘绿、莴苣绿、豆绿、琉璃绿……看《聂隐娘》剧照,侠女装扮的舒淇行走于江湖山林之中,背后一片绿意,深深浅浅,不禁让人记起那些关于绿的名目,古典、温暖、精准,每一个词轻盈又凝重,有着独立成篇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