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0日,海盐县委常委、公安局局长于智勇收到了一个来自台湾的包裹,里面是两盒台湾特产凤梨酥,寄件人是远在海峡另一边的87岁老人富齐允。

  一个多月前,于智勇收到一封求助信:台湾老人富齐允原是海盐人,20来岁时去了台湾,自此与亲人失去联系。她希望海盐警方能帮她寻找自己唯一的亲弟弟富永生。

  民警查了一个多月的资料,终于帮老人找到了弟弟的相关信息。遗憾的是,富永生已于1968年前后去世。

  “局长钧鉴:有事相托,寻找于浙江海盐亲弟弟,我的名字叫富齐允(女),生于1929年”4月14日,于智勇局长收到了一封来自台湾的手写书信,信中言辞恳切,请求帮忙寻找在大陆唯一的亲弟弟富永生。

  老人20岁左右离开家乡去了台湾,这么多年过去,对家人的记忆十分有限,仅知道是海盐籍,不清楚居住在海盐哪个乡镇,是否还有其他亲属等情况,对家乡的地理位置特点、地名没有明显印象。

  信中寥寥150余字,“富永生、酱园生意、父亲富昌其、继母祝氏”,这是她对家人所有的记忆。

  年代间隔久远、寻亲对象所在乡镇和地址均不明确,查找工作仍然没有头绪。信中最有价值的线索是老人父亲和弟弟的名字。

  黄文华在全县人口信息系统搜索,没有找到“富永生”,扩大搜索范围,搜索其姓名的谐音也一无所获。

  考虑到年代因素,他又从1987年以来全县办理居民身份证的底卡中寻找,哪怕把时间整整提前了30年,仍然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顾惠君世居海盐,曾在派出所从事户籍管理十多年,对海盐的历史有一定的了解。她提出了自己的思路:

  一是旧时海盐开酱园,多是大户人家,这可以向上了年纪的老人打听;二是海盐的乡镇地方志,也会对解放前后本乡本土的商业经济情况有些提及;三是海盐的两个直属乡镇,解放初期就成立了派出所,户籍资料齐全,可以从中查找。

  然而,发动各乡镇派出所对这些海量的资料进行查阅后,始终没有发现有一个叫“富昌其”的人开过酱园。此后,民警又来到县档案馆,查阅解放前的户籍资料,也没有任何线索。

  一次次的失败,黄文华和顾惠君并未气馁。在进行线索梳理时,顾惠君突然想起,曾经看过一本手写的解放初期的武原镇的人口户口册。而武原镇,在解放前就以酱园闻名。

  “媳祝俊英、孙富永生。”翻了一摞户口册后,这几个字跳入了顾惠君的眼帘。同户的还有富增华(化名)等亲属。仔细翻阅,又在反面发现了“于1951年11月17日迁往上海沪淞公茂酱园”的信息。

  “应该就是他了!”顾惠君高兴地说。通过查找,民警顺利找到了在上海的富增华,她是富永生的隔房侄女,得知富永生已于1968年前后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