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徐闻素有中国“菠萝之乡”的美誉,国内市场上三分之一的菠萝都出自此地。然而,近期徐闻菠萝继2016年后再次滞销:即便价格由往年每斤1元左右跌至2毛,依旧无人问津。与此同时,台湾的水果也出现了大量滞销的现象,特别是凤梨也同样暴跌。

  恰逢此时,曾经集体访问大陆的“泛蓝八县市”之一的台东县长黄健庭到大陆参加海峡论坛,向福建省台办推销台东凤梨并获得了500吨订单的消息也出现了在我们眼前。一个是徐闻菠萝滞销,一个是采购台湾凤梨,两相比较下似乎很难让人接受。

  但是,在讨论之前,我们先来具体了解相关信息,方便大家了解大陆菠萝的市场状况。这个有助于理解其他水果滞销问题——产业升级很必要。

  广东湛江徐闻县,大陆南端的小县城,高达50万吨的产量让其获得了一个美丽的名字:“菠萝的海”。

  然而,最近这个菠萝上市的季节,徐闻菠萝的价格却遭遇一波三折:4月中旬徐闻菠萝上市初期,售价为每斤0.5-0.6元。为了推动菠萝销售,4月28-29日,徐闻县举办了菠萝文化旅游节。菠萝价格一路高涨,卖到每斤1.3-1.4元。

  5月1日过后,下跌至每斤1元左右。后面几日价格连续下滑,跌至每斤0.6-0.7元,次果最低卖到每斤0.2元。因此也出现了大量“菠萝烂在地里”的新闻出来,注意,0.2元的已经是次果了。

  其实这种滞销情况不是第一次发生。在2016年,徐闻菠萝也曾大量滞销,当时还发生了“笨生鲜”事件。而今天,海南和台湾的菠萝也同时遇到了滞销的情况。其主要问题就在于——天气原因。

  由于年初受到寒潮的影响,菠萝的生长期延长了30多天,导致了两个时段的菠萝大量扎堆在5月份成熟上市,销售渠道短时难以消化。而膨果期连续暴雨,又造成了大量“水菠萝”、“黑丁菠萝”的出现,产品质量严重受影响,导致很多收购商都不愿意收购这些低品质的菠萝。

  品质受到影响加上海南、台湾等地的菠萝同样扎堆上市,导致两岸菠萝的价格都集体跳水。因此,滞销并非是徐闻一个地方的问题,两岸都遇到了这个问题。

  所幸的是徐闻政府方面在积极解决问题,尽可能减少农民损失。在吸取了2016年的滞销教训之后,徐闻县政府就开始举办“徐闻菠萝旅游文化节”来打造文化品牌,而今年已经是第三届。从价格波动曲线来看,在前期确实带领了价格的上涨,只不过先前延期的菠萝5月份集中上市后又跳水了。

  后续中,徐闻县政府也协调了沃尔玛超市对菠萝进行“爱心采购”并卖到了93家的超市中。中化农业分销事业部也积极调动广东、广西、湖南、江西分公司60余名销售管理人员,并联合当地30余名业务合作伙伴,将采销的爱心菠萝第一时间分发至300余个基层乡镇门店。还有其他的电商平台也在一起助力菠萝的销售。

  诚然,文化节打造品牌,电商与超商结合的推广方式确实为滞销提供了出路。但是,真正困扰徐闻菠萝的并非只是销路问题,而是品质问题,这点从由于天气原因导致出现“水菠萝”、“黑丁菠萝”从而卖不出去,没人收购烂在地里可以看出。

  徐闻县的菠萝面积大约32万亩,其中的菠萝品种95%以上都是“巴厘品种”。这种品种的菠萝是上世纪20年代引进种植的,至今都快100年了,也未经过改良。从而导致这种菠萝的种植方式便是种下后靠天吃饭,在品质上比不过其他的品种。

  而与“巴厘品种”做对比的是同样在徐闻、同样时间上市、经历过同样天气却完全不愁销售还高价卖出的红星农场“台农17号”菠萝。在这场滞销的风波中,同样在徐闻的红星农场的菠萝自销售以来,价格都平均在每斤3元以上,收购价保持在2.5-5元左右。

  “台农17号”品种菠萝,顾名思义就是该农场考察台湾地区后,两年前引进来的优良品种,其品质就体现在它的价格上。同时也不光是引进品种,还升级了种植方式,安装喷灌设施,起垄后覆地膜种植,用有机肥,采取水肥一体化种植保证了该品种的菠萝质量。因此该品种的菠萝能达到每亩8000多元的利润。不仅是徐闻引进了,海南同样也引进了这个品种。

  徐闻农民并非不知道“台农17号”“金菠萝”等品种,而是各种原因导致他们望而却步:比如投入大,新品种每亩需要多投入三四千块钱;有亏本的可能性;种植方式更精细化,更“麻烦”等等,这都是挑战。因此导致种植的数量并不高,从而也导致了三年两次滞销的问题。这都是教训。

  “徐闻菠萝滞销,干嘛还要采购台湾凤梨!”“菠萝就菠萝,叫什么凤梨!”大家肯定都会有这样的疑问和情绪。

  首先是菠萝与凤梨的称呼上。其实两者在生物学上完全是一个东西,菠萝就是凤梨,凤梨就是菠萝。

  然而,在市场上,两者的销售却有着不同的地方。其主要的区别在于,菠萝有刺眼,削皮后还需要将刺眼挖掉,同时由于某种酶含量高,需要蘸盐水否则舌头会麻。

  而凤梨却没有刺眼也不会麻,甜度根据品种不同会更甜。这就导致了两者在市场销售的时候,不仅会分开销售,同时价格也不一样:凤梨一般比较高。而市场上也习惯将台湾品种的菠萝称为凤梨。

  随着民众生活需求在不断提高,对菠萝的品质需求也有了新的需求。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的调查报告显示,我国菠萝的消费量年均增速在7.5%,每年我们要进口的菠萝数量就达到了3.5万吨。而大陆的产量是多少呢?155万吨。

  也就是说,我们在菠萝每年产量达155万吨的情况下,还要进口3.5万吨来消费。对于菠萝的消费,即便是贵一点,但是品质好的话则无所谓。这也就是为什么同样在徐闻,“巴厘品种”的菠萝会滞销,而“台农17号”则畅销无虞甚至供不应求,因为大家对品质的要求提高了。

  正是在这个消费的驱动下,导致了我们每年其实都从台湾进口了2万多吨以上的凤梨来消费(2017年进口了2.68万吨)。从台湾农业委员会的数据来看,台湾凤梨在大陆的销售并没有受到政治影响,反而年年递增。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我们的菠萝消费需求量不断增大,品质要求更高。另一方面,台湾地区选育后的菠萝品种及其气候种出来的菠萝在大陆市场深受欢迎,同时对比东南亚又具有从小三通运输的优势。台湾凤梨的外销上,大陆的销量占据了其九成以上的份额。

  也就是说,福建台办采购的这500吨的订单,也不过是全年台湾运到大陆的2%的份额,既给了蓝营市长面子,同时也挤了其他县市的份额。毕竟,福建台办的本职本身就是对台工作,不买台东的凤梨,也没法越权订购徐闻的订单,何况还是蓝营地方县长亲自过来的。

  有的人会认为,台湾水果大多是从台南进来的,而台南是的铁杆票仓,他们支持的,所以是“水果”,我就是不想买可以吗?

  当然可以,市场由消费者决定。太森国际贸易总经理谢忱勋就表示,去年他去四川成都参展推广台湾水果的时候,就被消费者告知他们不愿意买“水果”。市场的选择已经干掉了台湾香蕉也干掉了台南虱目鱼。

  但我们必须认识到一个现状就是:大陆本地的菠萝品质竞争力还需提高,同时对于菠萝的消费缺额高达3.5万吨。因此从台湾进口菠萝确实是一个满足大陆消费者的渠道。

  因此,打铁还需自身硬,自身产品的升级换代与多样化消费市场十分重要。我们需要对本土的菠萝品种进行改良、升级,同时打造徐闻菠萝的电商化道路,这个过程离不开各地政府和民众的努力。

  我们也看到,随着需求的提升,我们也不再只进口台湾的菠萝,同时菲律宾也开始大举进攻大陆消费市场;去年开始,哥斯达黎加畅销欧美的菠萝品种也开始进入中国市场。或许在不久的未来,我们菠萝的消费市场会更加平衡多样化。

  我们常说,产业需要供给侧改革,徐闻的菠萝滞销带给我们的便是这样的启示:表面上的天气灾害,产量过剩,无法掩盖过时的种植模式导致了抗风险能力弱的事实。

  同时低端的品种无法满足市场上对品质的需求,这才是深层次的原因。而徐闻的菠萝需要产业升级就必须进行改革,这同样也是徐闻政府面临的责任与工作。

  至于希望大陆多购买台湾滞销的水果嘛,这个就交给市场解决吧,毕竟不受大家欢迎的水果也没办法。